老屋拆除新建房不留过道 街坊进出像跨战壕_梅州新闻_

2016-12-26 00:01

连南生老人每天进出异样艰难

蓝线内为连南生的房子。绿线内是连森光兄弟新建房。红线内是连南生艰难超越地基进出的身影。

  ●记者 罗诚浩 张爱飞

  在大埔县高陂镇平原村坑四村小组,连南生父女近几个月来生活得非常“艰苦”。今年初夏,与连南生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涯的同族亲戚连森光、连应光兄弟想把老屋拿来改建,但连南生没有参与,连森光兄弟便把本人名下的老屋拆除,不过新建的屋宇却不留过道给连南生进出,双方为此闹得不可开交,至今抵牾重重。

  ■新建屋未留过道,八旬白叟进出像跨战壕

  记者接到当事人投诉后赶到现场看到,整座老屋已基本被拆除,只留下连南生居住的十多少平方米的屋子。连森光、连应光兄弟的新屋也已筑好了钢筋,四处堆满了泥沙跟钢筋资料,新屋地基与连南生的老屋紧紧挨着,只有约50厘米的距离,且不预留过道,七八十岁的连南生天天进出像是逾越战壕一样困难。

  连南生的大女儿告诉记者,今年5月份发现对方拆了老屋,当时她父亲在女儿家居住,回来后才发明对方要建屋了。“连森光兄弟并没有跟咱们商量就把老屋拆了,而且新建屋也不留过道,这不合情理。”连南生的女儿介绍,她们一家人渴望对方可能留有足够的位置供人进出,但对方仍然刚愎自用。

  因为双方僵持不下,连南生的女婿跟外孙还把连森光兄弟新屋的钢筋给锯断了数根。连南生的女婿因涉嫌故意损坏财物罪被公安机关逮捕,至今仍在照管所。连南生女儿质疑公安机关的做法,认为锯断多少根钢筋怎么就说损失了7000多元,这些数额是怎么认定的,是否公平公正?

  ■建房者:祖上给的地我想建就建

  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当事人连应光。据他先容,2015年6月,连森光、连应光兄弟想对老屋进行拆建,便与同屋的连南生进行沟通,想通过置换处所或者交易的形式,将连南生的老屋并进来一起重建,然而连南生不愿意加入。“今年4月份,我们向镇里城建办递交材料,并得到了准建的批复。”连应光拿着建设打算容许证告知记者,他是依法依规在自己的地方上建屋,却被连南生一家人无端阻挡。

  对为何没有留过道一事,连应光拿出祖上的《协议书》复印件说,祖上把老屋分了一间一厅给连南生,其余的都归咱们兄弟几人所有,“我们在自己老屋基础上建屋,无可非议,且村委干部的见解是留有排水沟的地位即可。”

  ■高陂镇政府:正在协调双方解决问题

  在高陂镇国民政府,城建办一朱姓负责人告诉记者,城建办结合领土等部分去到现场查看,发现连应光、连森光兄弟正在建的屋宇存在审批手续未完美、擅自建屋的举动,于12月20日发出了《责令停止遵法行动告诉书》。

  审批手续未完善,主要是哪些方面呢?高陂镇公民政府负责人葛志发说,当初连森光、连应光提交审批材料时,将连南生的地方一并算在拆建范围内了,这与实际情况不相符。“镇里看法是,目前仍有纠纷,需要停工,欲望连森光等给连南生留有恰当的空间做过道,并且新建房不能影响采光,同时要连南生不再阻拦对方施工。”葛志发说,镇政府曾多次调解但无效,盘算下周二(27日)联合国土、司法等局部到场调处,活力解决问题。

  连南生的一位亲戚则质疑高陂镇政府不作为、乱作为:“为何在当初审批准建时,不认真核实,造成当初这样的局面?既而后来知道连森光等提交的材料分歧乎现状,为何没有及早处理?”